疲惫的旅人,

向梦携去远方的风尘。

想起许久以前的清晨。

泛起涛白的天际,

向脚下进发。

泥土被冻硬,

是春天寒风的安眠。

前方未散的云雾,

是向早已忘却故乡的呼唤。

经历多少霓虹,多少繁华。

诱人的幻影转瞬不见。

他的心中,又闪过挥之不去的光。

——只有家中炊烟的模样

如风,

也许已错过,

也许又将远行。

希望的火,难将冰雪消融。

他可能早已不在,

而回顾将来的一生。

他早已到达故乡

——一抹回忆的暗影。

模糊中,预见曾经。

他在最后的夕阳中,

回到小时的归宿,

梦初生的地方。

负雨 作

“一个梦的消殒,却为记忆的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