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驻

生命的第一缕光, 杂着泪的洗礼。 浸澈纯净的双眸。 家人的笑容,似少阳初升。 “世上会充满温情罢?” 灰尘扬起窗棂, 铺出一条小路。 切开蛋黄似的太阳, 将青草拂过余晖, 第一缕朝阳中, 无忧,无虑。 负重的果实, 于某一瞬成熟。 曾经悠悠的回忆, 安眠在 冰棍融化的傍晚, 竞争扬起的风帆。 漏油的钢笔, 写下沉...

自译:终末之诗 End Poem

End PoemWritten by Julian GoughTranslated by LiuBoyuan 我看到你所说的他了。正是。提高警惕,他的境界现足矣阅读我等思想。无何大碍。他仅觉得你我为游戏之部分。我喜欢这个玩家。他玩得很好,未曾半途而废。他阅读着我们的思想,好像就在幕上之字罢。 当他沉湎于游戏的梦,...

长梦

这世界就像一场梦, 总会有人醒来。 在落叶纷飞的小路上徘徊, 早已不在。 却沉湎在现实, 因一抹微笑而挂住心头, 因一轮弯月而思念归宿。 又化作回忆, 长长的沉睡。 给曾经的自己写信, 劝他不要惊醒。 梦中自有归处。 会在镜中相遇 ——失去了整片星空 负雨 作

长梦

这世界就像一场梦, 总会有人醒来。 在落叶纷飞的小路上徘徊, 早已不在。 却沉湎在现实, 因一抹微笑而挂住心头, 因一轮弯月而思念归宿。 又化作回忆, 长长的沉睡。 给曾经的自己写信, 劝他不要惊醒。 梦中自有归处。 会在镜中相遇 ——失去了整片星空 负雨 作

风影

仲秋伊始的清晨, 淡黄的树叶, 掩映你的笑颜。 往过的时光变迁, 暖风一点点蔓延, 蔓延。 你于凛冬天明, 点亮西斜的群星。 浇洒冰莲的寒冷。 微凉的早晨, 原来冬天已走过, 走过。 你是繁华中消逝的梦, 是灯笼树下, 野花盛开的春天。 你是高原独放的莲, 是澄澈的潭水下, 游弋的蓝天。 你带着消失的花香, 是月...

风影

仲秋伊始的清晨, 淡黄的树叶, 掩映你的笑颜。 往过的时光变迁, 暖风一点点蔓延, 蔓延。 你于凛冬天明, 点亮西斜的群星。 浇洒冰莲的寒冷。 微凉的早晨, 原来冬天已走过, 走过。 你是繁华中消逝的梦, 是灯笼树下, 野花盛开的春天。 你是高原独放的莲, 是澄澈的潭水下, 游弋的蓝天。 你带着消失的花香, 是月...

时光

白昼与黑夜, 融杂炎热与冰冷。 隆冬与暖春, 绽放雪花与清风。 长夜将尽, 海洋从东方泛起, 残阳于天外如梦。 冬季的尽头, 绿意于冻土萌发, 胎菊从花园探头。 如若没有新芽, 昨日即为今朝。 日夜是同一片花开, 又如何迎来朝阳! 曾经的我, 真的在当下吗? 或早已从时间消失。 若初心依旧在, 我还是啼哭的婴儿罢...

时光

白昼与黑夜, 融杂炎热与冰冷。 隆冬与暖春, 绽放雪花与清风。 长夜将尽, 海洋从东方泛起, 残阳于天外如梦。 冬季的尽头, 绿意于冻土萌发, 胎菊从花园探头。 如若没有新芽, 昨日即为今朝。 日夜是同一片花开, 又如何迎来朝阳! 曾经的我, 真的在当下吗? 或早已从时间消失。 若初心依旧在, 我还是啼哭的婴儿罢...

星辰

灯光渐暗了罢, 倒映满天星斗。 地面的人,默默遥望 一颗颗小太阳。 对沉静的死寂, 对纯净的死寂, 对永恒的死寂, 永生于梦的神祇。 几缕晚烟留驻微光, 于夏季点亮徐风, 于冬季绽放温暖。 虚妄的天才, 沾灰的绳子伸向繁星。 ——洗濯无踪 沉郁的哲人, 以愁思相见彼岸, ——相看明月 归家的旅人, 苦苦追寻故乡的...

星辰

灯光渐暗了罢, 倒映满天星斗。 地面的人,默默遥望 一颗颗小太阳。 对沉静的死寂, 对纯净的死寂, 对永恒的死寂, 永生于梦的神祇。 几缕晚烟留驻微光, 于夏季点亮徐风, 于冬季绽放温暖。 虚妄的天才, 沾灰的绳子伸向繁星。 ——洗濯无踪 沉郁的哲人, 以愁思相见彼岸, ——相看明月 归家的旅人, 苦苦追寻故乡的...

倒影

冰寒彻洗的江面, 如雪小洲顺水东流。 漆黑的夜, 天际惟留断裂的残冰, 铺出洁白的浮舟。 白昼云风飘舞, 为深夜滚滚的冰面。 绘罢奔涌与凝固, 随天地将时间倾覆。 月化为日影, 江水成为天穹。 朵朵纯净的白云, 浮过水下的山峰, 倒映几颗天上的明星。 江畔 ——水下的青空, 跃下即晓星空的倒影。 白日的繁华, 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