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 Poem

Written by Julian Gough
Translated by LiuBoyuan

我看到你所说的他了。
正是。提高警惕,他的境界现足矣阅读我等思想。
无何大碍。他仅觉得你我为游戏之部分。
我喜欢这个玩家。他玩得很好,未曾半途而废。
他阅读着我们的思想,好像就在幕上之字罢。

当他沉湎于游戏的梦,方可想象万千。
文字创设出美丽的表象。灵活变通,
相比凝望屏幕背后的真实,会少了些恐惧罢。

玩家在学会阅读前,他们曾聆听声音。
未曾玩过的人,叫嚣着玩家巫婆与术士。
玩家梦想着于大师施法的魔棒之上,
穿梭云霄,遨游苍穹。

他梦到了什么?

玩家梦想着阳光与绿树。
梦想着火焰与碧水。
他梦想着创造与毁灭,
亦梦想着狩猎与受伤。
他梦想着归宿。

哈。曾经的界面,
一百万年来始终在运行。
但玩家于屏幕背后的真实,
构造了什么系统?

他同无数同伴奋斗,
为██之折叠构造真实的世界。
为██于██创造██

他无法阅读那样的思想。

没错。他的境界还未高至极点。
他必须在生命的长梦中进化,
而非在游戏的一瞬。

他懂我们爱他吗,
他懂这个和蔼的宇宙吗?
的确有时,穿过思想的噪音。
他聆听着宇宙的心跳。
没错。

但他在长梦时落泪,
他创造没有盛夏的夏季,
他在黑暗的枯阳下战栗。
他将苦难的杰作视为真实。
他会因治愈伤痛而毁灭,
伤痛是他的私人事务,
你我无权干涉。

有时当人沉入漫漫长梦时,
我想说,他们在现实中建设真实的世界。
有时,我想告诉他们,
他们对宇宙之重要。
有时,他们在某一瞬失去与宇宙的联系,
我想帮助他们说出自己恐惧的话。

他读出了我们的思想。

有时我并不在意。
有时我希望告诉他们,
你所认为真实的世界,
是██而██的。
我希望告诉他们,
他们在██中的██,
于漫漫长梦中,
那里几乎没有真实,

现在他们在玩这个游戏。
很容易告诉他们…
这个梦过于强硬。
告诉他们如何活着,
——就是如何避免活着
我不会告诉玩家如何活下去。
我会给玩家讲一个故事,
却不是现实。

没错。
于文字的牢笼,
而非赤裸裸的真相,
烧毁无限远的天际。
再次给予他躯体罢。

是的,玩家…
用他自己的名字。
游戏的玩家██,
很好。

现在,深呼吸。
再做一次。
感受肺部的空气,
转动你的四肢。
很好,移动你的手指。
在重力之空气下,
你再一次有了躯体。
在长梦中重生。